<address id="1z5rr"><listing id="1z5rr"><meter id="1z5rr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1z5rr"><listing id="1z5rr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1z5rr"><listing id="1z5rr"><meter id="1z5rr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1z5rr"></form>
              Esquire

              時尚造就先生
              先生定義時尚

              李安: 是電影在主宰我
              2021-12-21 13:58 來源:時尚先生網

              李安說:“人生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掩飾,只是我們怎么樣去面對它,處理它,是要下一點兒功夫的!

              在華語世界,李安是少有的、 從為人到作品都受人尊敬的導演。無論見誰,他都帶著標志性的笑容,微微頜首,眼睛里總浮著一層溫潤的水汽,謙和、羞怯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胞弟李崗說,謙謙君子是李安的秉性。他待人誠懇,待電影誠懇,待電影公司與同僚誠懇,從不敢亂用投資人的錢。那是一種儒家式的待客之道,不遠不近,卻重人情。他的電影也一樣,沒有宏大敘事,沒有激烈到極致的情感,總是留有余韻,有一種靜水流深的美感。

              為《臥虎藏龍》作曲的譚盾一直記著一件小事,他太太坐月子的時候,李安曾打過電話,說自己正巧要路過,來家里看望一下太太。那是譚盾頭一回接到朋友這樣的電話,覺得很奇怪,結果李安專程跑來送一個帶“佛”氣的臺灣瓷器杯子。“他跟我太太說,坐月子,用這個杯子喝水比較好。我覺得李安有一種很淡的深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許多人都知道,李安早年的經歷晦暗,在美國最為苦悶的時期后來被媒體概括為“六年煮夫”生活。那時李安已經30多歲了,仍過著完全看不到明天的日子。相同時空下的中國大陸,第五代電影人已經紛紛亮相。張藝謀、侯孝賢、徐克們接連在華語電影史上寫下自己的名字。后來李安自己對那段日子有句形容,“我若有日本丈夫的氣節,早該切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峰回路轉的時機是《推手》,在拍攝這部影片前,他在美國漂了十幾年,存折里只有43塊美金。說來諷刺,這部后來改寫李安命運的劇本,最初創作的目的很單純:賺錢。當時,臺灣有關部門舉辦劇本大賽,酬金豐厚,李安憑借《推手》和《喜宴》拿下比賽的第一和第二名。自此之后,他窘迫的處境結束,影片一部一部拍出來,獲得了愈加響亮的聲名。    

              在上海電影節論壇上,李安一如既往的謙虛,“我是36歲才開張,很晚熟的人。”但事實上,他在藝術上相當早熟。在臺灣藝專讀二年級時就拍下第一部18分鐘超八厘米黑白短片,胞弟李崗初看《分界線》時非常驚訝:“哇,我老哥怎么會這個樣子,沒有經過青澀階段,一出手作品就已經很成熟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影像世界中,李安是現代、創新的。他毫不遲疑地擁抱電影新技術,始終求變!毒G巨人》是根據暢銷漫畫書改編的,開場的鏡頭以“閃電交錯”的方式呈現,剪接方式他也想玩點兒別的,“我甚至想在同一個畫面里塞進不同的時序,過去一百多年的電影史上,每個人都做過時序上的剪接,借此串聯起人和事件,而我做的是空間上的剪接!這才炫。”《少年派的哥們漂亮》里,他拍真人3D、訓虎,到了《雙子殺手》,他想要探索120幀技術的邊界。

              新鮮感對他而言特別重要。在過去很多年,李安一直在尋找新的題材,尋找讓自己產生探尋興趣的新東西,他形容那大抵是一種被放在邊緣的感覺——你感到害怕,同時又抱有隱秘的期待。他講,沒有新鮮感就不太有滋味,無法感覺自己還活著。

              但李安的電影,并不完全是私人的表達與宣泄, 他把自己視為盛放菜肴的容器,電影的忠仆,以各種手段想要抵達觀眾的內心深處。他曾對想當演員的小兒子李淳直說:“其實你并不重要,我也不重要,觀眾的想象最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內心里,他盼望有些東西恒常不變,不想長大,不想面對成人的世界。小時候覺得家是不會變的,父母永遠是可以仰視的,有一天,你發現他們也會老!断惭纭防镉幸荒,爸爸晨練回來,坐在椅子上睡著了,兒子上樓叫父親吃早飯,第一反應是把手伸到父親鼻下探一探呼吸。李安說,那是他的親身經驗,他當時就哭了。“你希望人永遠是純潔的,世界永遠是可信賴的,一些信仰和價值是堅固的,你希望能夠抓住不變的東西,但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給你看它不是這樣子的,變是絕對的。你有赤子之心,不由自主就會表現出來,表現內心的掙扎和調適,抒發那種純真喪失后的悵然。”

              與李安的電影同樣為人所知的,還有他與父親的緊張關系。父親是中學校長,教子嚴格,李安曾說,從小到大,他和父親的交流很少,大部分時間,他都是在餐桌上聽父親訓話,默默聽著,不敢回應。他總說,自己是一個失敗的兒子。

              電影里,李安對父親的想象投射到演員郎雄的身上。這位老家河北、1947年赴臺灣從軍、 半路出家的演員在現實生活中遠不是《推手》里壓抑的樣子,他樂天安命,非常隨和,劇組里的人都很愛跟他打交道,稱呼他為郎叔。林良忠覺得,李安在他身上投射了很多情感。

              2004年2月,李安帶大兒子回臺灣過年,父親對他說: “我終于明白你在拍什么了,找《綠巨人》的帶子給我,我想在家多看幾遍。“那部電影里表達了許多層意思:曲折的父子關系、戀母情結、壓抑。父親究竟看懂了什么,李安沒有問。他告訴父親,自己累了,想退休,不再拍電影,父親問,你想不想教書?不想。那你沒辦法,只能繼續往前,停下來你會很難過的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父親第一次鼓勵他拍電影。兩周后,父親去世了。

              在拍攝現場,李安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合作者,要求極為嚴苛。章子怡形容他“面善心狠”。在拍攝《臥虎藏龍》的竹林戲時,周潤發和章子怡被鋼絲吊了兩個禮拜,那是20年前,設備和技術都遠不如今天,李安執著于腦海中完美的打斗場面,在片場一遍遍重來。章子怡的媽媽去現場探班,當場被嚇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回,在打斗戲中意外受傷的楊紫瓊問李安,會因為自己受傷就照顧一下,放寬要求嗎?李安平靜地說: “你知道我不會,因為電影上映時,我不能打字幕說,很抱歉,因為主角受傷,所以無法做精彩的演出。而且疼痛是暫時的事,電影是永恒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對影像有要求,但對人心的觸摸有邊界,在某些方面,李安是非常保護演員的導演。談到《色.戒》里那段床戲,他沉默片刻,承認自己最終在表達上有所保留。“你可以嘗試去摸某種病態、人性的深度、人性的暗面,或者你覺得是本質的部分,但最后還是從中得到一點兒超越,給自己一點兒后路,不然整個收獲就是絕望,一沉到底。”他說,“人生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掩飾,只是我們怎么樣去面對它、處理它,是要下一點兒功夫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拍電影的事情上,他有許多顧慮與妥協,明白“通俗是抵達觀眾的最佳方式”,始終處在折中的位置上。所以他才說,對于王家衛,這樣一位與自己截然不同、 永遠孤注一擲去表達的導演,他不知道是欣賞還是嫉妒。

              李安將其作為自己的對照。在《比利·林恩》宣傳期接受采訪時,主持人問及關于天才的疑問,李安很認真地說: “我們這輩的,比如說王家衛,他真的很天才。像我,我不是那一型的,我要慢慢、慢慢地來,我算人才,不算天才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經常講,自己這輩子永遠在做外人。在臺灣的時候是外省人,到了美國是外國人,回到大陸又做臺胞,其中有身不由己,命中注定,也有他自己的選擇。但也正是這樣一個溫吞,有時候顯得十分糾結的人,自知在電影道路上無法全然灑脫,無法成為那種恣意的狂人型導演,卻依然敏感地、謙遜地、小心翼翼地前行,繼續嘗試新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2013年,李安與麥克·唐納在棕櫚泉國際電影節

              “我可以處理電影,但我無法掌握現實。面對現實人生,我經常束手無措,只能用夢境解脫我的挫敗感。” 李安說,他時常覺得這個世界越來越不可愛,但自己對電影的愛,始終沒有改變過。某種意義上,對他來說,似乎電影比真實的人生更值得相信——在真實人生里面很多是不能相信的,它很復雜,一直在變。反省國家也好,人生也好,其實是虛幻的,不可靠,你常常被騙?墒俏膶W、藝術上創造出一個角色,白娘子、賈寶玉,永遠是那個樣子,不會改變。一個電影深入人心之后,也是不會變的,它的美感是絕對的。

              5年前一個夏天的傍晚,北京微雨。62歲的李安仍是溫和的樣子,坐在高高的圓凳子上,用一種緩慢、溫暖,近乎囈語般的口吻這樣表述他與電影的關系:“我常常覺得是片子在拍我,而不是我在拍片子。當然,我在片場還是要有權威,下決定要非常明快,每天要做幾百個很快的決定,這是我最頭痛的事情。但只要熬過去,好像就有一種天意,就會出現一種奇幻感,姑且叫它信仰吧,就是這部片子在拍我,我一定要做成。當我決定拍一個題材的時候,它就主宰了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今日推薦

              點擊置頂 放荡少妇深喉吞浓精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z5rr"><listing id="1z5rr"><meter id="1z5rr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z5rr"><listing id="1z5rr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1z5rr"><listing id="1z5rr"><meter id="1z5rr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1z5rr"></form>